|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郧阳好人

无悔的抉择

——记抗击6.5特大山洪的桂花完全小学全体教师

发表时间:2019-06-10 16:45:47   来源:   作者:李长明 王 霞

  “别管我,先救学生。”“晓啊,上房顶。”

  “谁离我最近,我就先救谁,哪顾得找自己的孩子。”

  “校长,不好了,你的车被冲走了!”“别管,走,赶紧去救人!”

  ……

  6月5日下午4点15分,电闪雷鸣,大雨倾盆,来自黄贩河和圩坪河的两股特大山洪飞奔而来,在谭家湾镇桂花完全小学附近的岔河汇合,顿时溅起五余米高的浪头,河水倒灌,温柔三十余载的小河开始咆哮,疯狂地吞噬着围墙,一浪一浪卷来,一尺来厚的围墙垮塌,抽水房冲毁,厕所卧架,简易桥断裂,瞬间,操场上汪洋一片,水直奔教学楼而来,在这关键时刻,一道道拷问生命和道德的话题摆在桂花小学全体教师面前——

  当多年的积蓄购买的一辆车和生命面临洪水袭击时,当教师和学生同样面临洪水袭击时,当近在百米的家里和学校同样面临洪水袭击时,当自己的孩子和别人的孩子同样在洪水面前时,当面临履行岗位职责与洪水侵袭时,该如何选择?桂花小学校长韩伟和全体教师也许选择过,也许根本没有时间选择,但是,他们用实际行动做出了响亮的回答:我们的心中只有学生。

  世上最好的安排,纵使狂风暴雨,我也要为你遮风挡雨

  桂花完全小学校舍始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由原桂花乡乡民集资兴建,后来历经改扩建,原属桂花中学,桂花中学撤并后,桂花小学由河对岸迁入现在位置。在当地老人的记忆中,岔河曾发过洪水,最大只与操场平齐。

  6月5日,郧阳区遭遇入汛来首场大范围持续强降暴雨。中午12点40左右,乌云翻滚,狂风骤起,雨渐渐大起来,13时至16时,4小时持续强降雨量为136.4毫米。其中最大持续强降雨为大柳乡左溪寺村,降雨量达185.2毫米,流入岔河。

  从前一天接到区教育局安全预警开始,校长韩伟从早到晚都在学校,启动24小时安全预案,把教职员工分成三组:7位班主任教师一组,分别在各班教室照看学生;值日教师刘兴晓时刻巡视水情,及时报告;其余教师巡查校舍安全,随时准备应对危急情况。韩伟负责总调度。

  1点30分狂风夹着暴雨拍打着教室的窗户,校门外的干涸已久的黄畈河和圩坪河开始涨水。刘兴晓密切注意着河水的情况,学校操场已有积水,韩伟要求一二楼班级学生紧急撤往三楼和地势较高的后院闲置教学楼。

  2点10分河水漫过厕所1米多,河水随时可能涨高,学生上厕所非常危险。韩伟当机立断,把学校后院闲置的一间旧房改为临时厕所,女老师王琴带领女学生上厕所,他带着男生去上厕所。

  倾盆大雨一刻也不停歇,天地呜咽,雨幕中已经分不出哪里是公路哪里是操场。大雨中学校停电停水,学生们又冷又怕,有些胆小的学生已经开始哭了起来。段发云老师是二年级班主任,他把教室里孩子们聚在一起,搂着哭泣的学生说:“孩子们,别怕,有我在!”

  浑浊的黄畈河如脱缰的野马从上游滚滚而来。

  “校长,不好了,你的车被冲跑了!”刘东平喊着告诉韩伟。

  “别管!快走,赶紧找绳子!”韩伟头也不回地说,“刘兴晓被水困在大门口!”

  听到校长的声音,57岁的周吉福老师“蹭蹭”从二楼跑上三楼体育器材室,试了两次,钥匙都不对,他一脚踹开门,抱起拔河绳子就往二楼跑。

  世上最远的距离,10米之远,却是生与死的距离

  4:20分,刘兴晓第六次来到校门口巡视河水变化。他已经无法撑伞,从教学楼到大门口操场的积水漫过小腿,刘兴晓看着校门外的桂南(桂花到南化)公路下的圩坪河水浪头高涨,河水卷着上游的柴草和一个车厢滚滚而来,遇上学校一侧黄畈河,岔河水流更大了。

  “不好!”他掏出手机准备给韩伟报告,手机一滑掉进了水里,立即转身返回。

  还没来得及回到校园里面,只听见“轰隆”一声,学校外侧的黄畈河水冲倒了围墙,裹挟着万钧雷霆之势席卷操场,眨眼间洪水浪头冲垮了桥梁,冲进了食堂,吞噬了厕所,老师们停在操场上的车辆也被卷走,在洪水中翻滚。趟过齐腰的洪水,刘兴晓刚走到大门口,大铁门不见了,他眼疾手快,抓住了门卫室的小门,死死往跟前挪移。

  这边教学楼上的老师已经发现了险情,师生一起大声喊:

  “刘老师!刘老师!”

  “兴晓,抓紧!”

  “晓啊,上房顶!”

  风声雨声雷电声呼喊声响成一片,刘兴晓根本听不见老师们的呼喊,只感觉河水咆哮,死神逼近。他死死抓住小门,使尽平生力气爬上了门卫室的屋顶,暂时安全了。然而,门卫室四面被水包围,只漏出10平米的屋顶,洪水拍打着墙壁,暴雨如注,刘兴晓随时都可能连同门卫房一起冲走。

  洪水一寸寸地淹没上来,风雨中刘兴晓几乎绝望了,泪水和雨水一起流下:我挚爱的学生们,我还在上初三的孩子,我亲爱的妻子,我的老父亲,我舍不得你们啊……

  几位老师来到教学二楼,这里几乎与门卫室屋顶平齐。55岁的范有林老师使尽气力把绳子抛向刘兴晓。可是由于雨太大,扔了几次都失败了,范有林急得眼睛里直冒火,恨老天残忍,恨自己无力。

  刘兴晓和营救他的老师们只有10米远,但感觉是咫尺天涯,简直是生与死的距离!

  世上最大的赢家,我拼尽全力,跑得过山洪却救不了你

  57岁的刘林老师是桂花完全小学的厨师,全校54名住宿生的一日三餐都是他操持的。

  6月5日下午4点,刘林和往常一样,在食堂为学生们准备晚餐。馒头蒸好了,他刚炒了一个土豆丝,正准备炒西红柿鸡蛋。这时候,他听到一阵异乎寻常的声音,仿佛是巨兽怒喝,又像暴龙翻腾。他拿着铲子走到食堂门口向外一看,天哪,两米多高的巨浪越过围墙,像一道土黄色的长舌向食堂卷来。刘老师推开窗子,一跃而下,拔腿就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过了学生寝室,跑到了教学楼上,刚踏上台阶只听得“轰隆”一声,抽水房倒了,洪水直灌身后的食堂,洪水里漂来食堂里储备的柴火……

  心惊肉跳!

  没来得及平复一下心情,就听见前面在呼喊:“兴晓,坚持住!”

  他立刻加入了营救的队伍。

  抛绳子。一次,两次,三次……就是扔不过去。狂风像一双巨大的手,往一边拉扯着,绳子总是到不了刘兴晓面前。

  “后面有一根旧的旗杆!”忙乱中有人记起了后院的那根废旧的铝合金旗杆。刘林立刻和王华老师去抬旗杆。那旗杆有20多米,抬起来十分沉重,刘林比较胖,两次被洪水中的渣滓绊倒,他顾不得抹一把脸上的泥水,站起来抬着旗杆往前走。

  终于来到教学楼二楼,老师们把绳子绑在旗杆上,紧紧抱着一头,伸向门卫室屋顶上的刘兴晓。浪太大,旗杆差点被冲走。

  就在这时,幼儿园发出了呼救声。

  刘兴晓嘶哑着声音喊:“别管我!先救学生!”

  大家听不见刘兴晓的喊声,却看懂了他的手势。这群年均52岁的救援老师,无奈地哭了。

  “晓啊,你一定要挺住!”韩伟一边喊,一边慌乱地拨出110。

  世上最长的时间,八分钟,我怎么感觉像一个世纪

  2018年,为了满足附近袜子厂员工和集镇居民的幼儿入园需求,学校拿出一楼一间教室办幼儿园。为了让幼儿教学和小学教学互不干扰,在幼儿园与小学部之间砌了一道围墙。有围墙挡着,水没有灌进幼儿园,可是洪水涨势迅速,朝向公路一面的大门外已是洪水滚滚,无法出去。风声雨声中,幼儿园的孩子们哭成一片,两名幼儿园老师立刻发出了呼救。

  听到呼救,韩伟心里“咯噔”一跳:不好,幼儿园学生有危险!

  怎么办?一边是被困在门卫室屋顶的老师刘兴晓,一边是27名幼儿学生。

  生死关头,先救谁?

  看着被屋顶上洪水包围的刘兴晓,老师们含着泪水,转向了幼儿园。

  幼儿园老师陈自平和闵云琴找来梯子,搭在围墙上,隔着围墙把孩子递过来。

  围墙这边,老师们伸出双手去接孩子。可是由于围墙太高,够不着,过道里的洪水裹着泥浆也有小腿深了,一不小心就会滑倒,掉进台阶下一人多深的洪水里。

  “我把接过来两个孩子先放在自己脚边上,用腿挡着,上面又递过来一个,我不敢直起身子去接,怕这俩滑进水里,就右胳膊把他俩抱住,左胳膊去抱着另外一个,夹起他们仨就往台阶上跑,我只恨自己老了,抱得太少,跑得太慢。”说起当时的场景,周吉富老师还是一脸的紧张。

  52岁的段发云老师安置好二年级学生,也加入了救援的队伍。他抱着孩子们往高处的跑,脚上凉鞋不知什么时候被水冲走了。

  在这场生死救援中,十堰市“师德标兵”段太明,克服身体不便,一只独臂夹着一个孩子跑到安全区域。55岁的岳永强、刘士军、王琴等老师把从洪水中转移过来的孩子,接到高处的教室里。还有的班主任立刻围过来,有的脱下衣服给孩子们取暖,有的在抱着哭泣的孩子们哄着……

  所有孩子都被递了过来。幼儿园老师陈自平说,后来听说只有八分钟,我怎么感觉像一个世纪!

  世上最暖的时刻,我们笑着哭了,师生无一伤亡

  陈自平和闵云琴老师管理着27个幼儿,其中19个是建档立卡贫困户的孩子,她俩的孩子也在这里。

  “有没有想过先把自己的孩子递过去?”

  “情况紧急,哪里顾得上那些!谁近先救谁,拉住哪个就递哪个!”

  4点40分,把孩子们都递过去了,陈自平从墙头跳下来,飞奔上楼清点学生人数。

  “1,2,3,4……”数来数去只有20个,陈自平慌了,在闵老师的帮助下爬过围墙,冲进教室,角角落落都清查了一遍,一个都没有!

  “陈老师,找到了,找到了!你快过来!”原来7个幼儿去找在小学读书的哥哥姐姐了。

  所有班主任回到教室,多次清点人数,93个,一个都不少!

  其他老师又在想办法营救刘兴晓。人努力天帮忙,4点50左右,洪水终于退去,庆幸的是门卫室还在,刘兴晓还在房顶。几个老师赶紧趟水过去,把刘兴晓搀扶了下来。

  这个时候,大家才顾得上找手机给学生家长和家人报平安。陈自平给家长报完平安后,才给老公打电话。

  “你和父母还好吧?学生一个不少,我和孩子也很安全!”

  “家里进水一米多深,冰箱放倒了……”

  望着与学校仅一桥之隔的家里,陈自平笑着流下了泪水。

  5点20分,区委书记孙道军带着教育、消防、水务、交通等相关部门来了,区中小学勤办带着方便面、火腿肠及矿泉水等生活用品来了。

  6月7日是端午节,笔者来到学校,看到食堂里到处是污泥,厕所被冲毁,老师们9辆轿车,6辆被冲进河里,3辆被冲到学校的过道上、围墙处。老师们顾不上过端午,正在清理校园,准备在6月10日迎接学生归来。

  被死神威胁过的刘兴晓6月5日晚上和妻子通完电话,报了声平安,第二天还留在学校清理校园。段发云一双不合脚的旧回力鞋上,干活时沾满了泥巴。与此同时,河滩上几辆缠满了渣滓的轿车,已成废铁一团,极为刺眼,范有林老师开的是别人的车,周吉富老师的车开了还不到一万公里……

  “心疼啊!但是如果还有洪水,我们肯定会先救学生,车子算不了什么。”周吉富说。

  采访结束时,我无意中发现了学校那棵棵粗如水桶的香樟和枝叶繁茂的桂花树,多么像这群平凡而又伟大的老师,如同学校的守护神,无论风和日丽,无论狂风暴雨,他们总是张着有力的臂膀,精心呵护着每一个学生。